给面子的兄弟都叫一声花哥了 ...

分类 很花哥 下的文章

我的九月

(原发自街角民谣订阅号)

记得六年前,一个烦躁的下午,盘算着自己微薄的收入,暗暗且自负的嘲笑着对面只知道工作的老大哥。

我是个轻薄且自负的人。曾经,或许现在。

其实我根本不会读诗,不懂什么叫美好,起码在那个时间,就是无知的小青年。可总要做点有逼格的事情吧,年轻一场。于是想到读几首诗,起码谈起海子,他在我对面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要说出两句他接不上的。好可笑的初衷么。

造化弄人

造化弄人

造化弄人

百度随便搜到一篇摘录,便读了起来。然无x用。看不下去。然而好像无论多普通的人,都会有几根敏感的神经,密密麻麻毫无节操的排版中,读到一句“我的琴声呜咽 我的泪水全无”。我好像升华了。当时的办公室,在22层。

然后知道了这句词,出自海子《九月》。这不是重点,重要是第一页的搜索结果里,有周云蓬。

这一句让我飞上22楼的词,加上“9岁失明,15岁弹吉他的最具人文的中国民谣音乐代表艺术家”足够震慑那时候的我了。我一直都很喜欢王洛宾,即使在叛逆的十几岁讨厌一切的年纪仍然喜欢那一句“人们走过了她的账房,都要回头留恋的张望”,我觉得这才真的算美,不造作,不张扬,充满了本能,却美。而此时,这个盲人,好像就是我心里活着的王洛宾了。

怀着敬畏的心情,我听了周演唱的一个我不认识的人谱曲的《九月》。那时不知道什么是和弦分解,我觉得那声音就是琴声呜咽。心里彭彭的莫名激动,虽然泪水全无。我从来没读懂过《九月》这首诗,即使现在也不懂。但是却听到了一片漫天的绿,一个让我充满敬畏的行者。所以我从未看懂海子,却迷上了周云蓬,的歌。

因为看不懂,找了无数次,什么是“木(马)头”,什么是“马尾”。他们说是马头琴的琴头和琴尾,可我不信。于是觉得自己很蠢,好像在回答语文老师的问题。后来也不再找了,也不看别人评价了。是不是快乐,好像不在于能不能作名词解释。

后来,知道了这种一个人一把吉他分解+扫弦唱着莫名其妙的词,叫民谣。从此,我跳进了一个大坑。

也说说今天

嗯。
其实随着年龄增长以及这几年的工作经历,真的是看够了很多闹剧。
历史自有历史的说法,不同的时代也会给历史不同的错对评价。
绿茶婊的爱情一样,纪念并不是纪念,所有人都在玩这个游戏,好像郭德纲相声里一个默契的哏。
我挑不出他们细节里的破绽,但我能知道,演的不好,其实我知道大部分人也知道,但是都在台上,谁也不要戳穿谁了。
想个比较准确的词,叫“谈资”吧。
那我作为一个理科宅貌似有了不少谈资,我留着,待到我们可以说笑话一样说这些事的时候,容我一一道来。

第50个

生活里的变化总是来得突然。
没想到的是自身的变化也很突然。
从没意识到自己会有如此高效的执行力和厚脸皮。
起因是有人用了我梦想中app的名字。
然后发现有类似想法的朋友便一起想玩一玩。
然后发现挺有意思。
然后半个月的时间组织了两三次弹唱活动,群里有了50个伙伴,主动和40多个各色的陌生人交流。
有人夸我这渣到不能再渣的琴技。
也有人喷我是广场舞大妈然后把我赶出陌陌群组。
这些好像从来都不是我会做的事,never。
伴随着葬送课余时间的恐惧,又好像有好多新的美好的事情等着我。
感谢第50个伙伴。
我原以为,遇到第50个,我要等待到垂垂老矣。
主动些面对生活,原来可以有这么多的惊喜。

还从Alan同学那里得到一首原创,附上歌词:
她穿越几条街
投递一张明信片
她背着吉他走向海边
问老头借一支烟
她坐在旧床沿
安静换新琴弦
她说来自南国的雨夜
唱起歌来不知疲倦
她要找个平淡的工作
写几首简单的歌
她说这土地情深意重
不想错过每天的日落
她要做个多情的过客
路过感动的生活
他准备食粮
收拾行囊
去看月光吻海洋

我觉得这首歌简直就是为我写的。虽然我从来都未曾是一个真正的文艺青年。

所系之事,仍在远方

近两年,很少写新日志了。
实际上微博也只有转载,偶尔只在豆瓣吐20字以下的槽以及朋友圈发发照片。
“很多话处于不说难受和说了矫情之间”,
大部分时候一个奔三成年男性胖子可能还是倾向于做不矫情的选择。

但是,这不是个好方式。
我觉得终归我是需要去记录和表达一些事情的。
而各种社交媒体显得逼气十足,说多了装逼扰民说少了又不尽兴,关键是装逼又装不到点上。。
所以还是有块自留地比较好,自己看自己浇,万一有个90后妹子什么的想看看我也好找到个比较正经的地儿。

选择重新做了个新皮肤以及新的站点。
因为老的博客现在读来,真的完全没有营养了,基本属于记录了我的屌丝自撸史。
但我不打算清除掉这些不过多泄露个人隐私的黑历史,
所以如果真有人有这种恶趣味去翻看的话,也可以通过导航找到旧志

评论么,我觉得真的没啥必要了。
我玻璃心听不得骂,遇到可能会去对喷,也没什么会说好话的基友
而且话说多了会显得lowB,我又忍不住想回复。
一了百了吧,偶尔的文章会放开评论,同时也留了个吐槽板,互动功能这就够用了。

这里会更新些什么呢?
可能会有些弹唱、照片或者吐槽。相册和视频集基本做好策划了,以后会陆续放出地址。
我尽量本着不管好坏,以分享实际内容为荣的原则来做。
更新频率?
不排除还是年记的可能。。。。但我觉得可能不会

而立之年,所求之事却仍相距甚远。
但庆幸自己车马未停,依然有力气蹦跳着眺望远方。